周启生:香港乐坛30年的非主流奇人
2018-01-25 00:2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周启生的确是一位怪才,虽然身为顾嘉辉的徒弟,他完全走出了自己的一条新,这条,至今依然没有被香港的主流音乐亲口承认。30年前,他主流;30年后,他依然主流。真是有种!

  5月11日、12日,香港乐坛奇才周启生联合姐姐周小君在香港九龙湾会展中心举行演唱会,主题很温馨——“小生与小君 Love & Live”。两天爆满,吓得周启生在微博上求救。姐弟联手,让人想起1998年香港乐坛顾嘉辉与黄霑著名的“辉黄演唱会”,那次顾嘉辉的姐姐顾媚献唱两首。而巧的是,周启生正是顾嘉辉的徒弟。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周启生刚刚进入乐坛时,他的身份并非是歌手,而是编曲人,作为顾嘉辉的助手。在香港乐坛这些年,周启生更多是在歌手幕后为别人做嫁衣,比如陈百强等人的作品都有他的编曲,你一定想不到,周启生和陈百强是同一天签约一家唱片公司的。

  2013年的5月,周小君重新演绎了1982年的老歌《孤雁》,郑国江填词、周启生作曲,将这首歌唱红的人正是陈百强,此时离陈百强辞世已经整整20年。那不是一首简单的情歌,而是一首提醒人们不要猎杀野生动物的公益歌曲。

  上世纪80年代,新乐风不断刮进香港乐坛,但周启生也能创作出这样的中国风传统作品,的确非常有意思。我是连续第七年到香港看演唱会,5月11日的这场是第一次有幸看到了演唱会的彩排全过程,非常感谢周启生的邀请,音乐会当天中午1点,我抵达了演唱会现场,周启生还没有来,望着灯光的舞台,我在想,那位20多年前在磁带里听到的歌手,再过几个小时就站在这里开唱了。

  下午近3点,我见到了周启生,他穿着一件背心,非常热情地和我握手,还送我一张他新歌的光盘。3点,彩排开始;6点半,彩排结束。连同晚上的演唱会,这一天我等于是看了两场。

  在音乐面前,周启生给我的感觉是如鱼得水,他清晰无比地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音乐会的主体在哪里,音乐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每一位乐手的落点在哪里、怎么进怎么出,每一段落的节奏该怎么控制。他牢牢地控制着音乐会三个小时的灵魂,它可以入地,也可以出轨神游。

  《天长地久》《浅草妖姬》《Anna》《离乡别井》《化蝶》《又是下雨天》《独醉之后》……这些美丽的歌在过了这么多年后,经过新的编曲,依然闪闪发亮,像海底散落的珍珠,一直等着某一天再与我们对视。周启生安排我和他的家人坐在一起,我身后就坐着他太太,家人们应该为他感到自豪,一位上世纪80年代的歌手,今天依然充满了生命力的光彩。

  周启生的确是一位怪才,虽然身为顾嘉辉的徒弟,他完全走出了自己的一条新,这条,至今依然没有被香港的主流音乐亲口承认。30年前,他主流;30年后,他依然主流。真是有种!演唱会上,周启生把自己穿越三分之一世纪的音乐完整地呈现出来,那些曾经陪伴我们青葱岁月的歌,像一颗颗遗落很久的珍珠,被2013年5月11日、12日的这两根线神奇地重新穿起,在我们的惊愕狂喜中,又一次轻盈地荡漾开来。

  那是一位老歌手,那也是新的音乐。钢琴后的人、弹吉他的人、身材俊美的人、像青年般满场飞的人、像少年般歌唱的人、像孩子般微笑的人,像调皮鬼般撒娇的人,都是他。那的确是一个混合体,他在昨天让我们惊颤,他在今天让我们生疑,那么明天呢?

  5月11日那天,我没有吃饭,空着肚子在九龙湾会展中心的六楼等。就在等的那种饥肠辘辘里,我又一次找到了当年听歌的感受。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inglehappymama.com 版权所有